<sub id="lbvt5"></sub>

      <sub id="lbvt5"></sub>

        學術科研

        學術科研

        當前位置 :  首頁  科學研究  學術科研

        學術外院 | 從新冠肺炎的英文名稱變化看科學命名和污名化

        來源 : 學工辦     作者 : 作者 | 鄭連忠 何昌杰     發布時間 : 2020-09-06     瀏覽次數 : 15

        編者按:本文是鄭連忠博士和他指導的MTI碩士新生何昌杰合作撰寫的“新冠肺炎疫情英語新聞熱詞的語言學解讀:詞匯學習與疫情認知”系列

        http://mypage.zjnu.edu.cn/zlz/zh_CN/article/127914/content/1183.htm)的第一篇文章。此系列的其他文章以及系列之外的疫情與外語結合的相關文章將陸續推出。歡迎持續關注。


        新冠肺炎的英文名稱變化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不斷蔓延,人們對新冠病毒的認識不斷加深,新冠肺炎的英文名稱也經歷了數次變化。

        在疫情初期,各國對此次新冠病毒的研究才剛剛開始,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在2020112日對這一病毒暫擬的名稱是2019-nCoV2019 novel coronavirus),意為“在2019年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28日,我國政府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新聞發布會上決定在我國統一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稱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英文名稱是“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英文簡稱為“NCP”。

        冠狀病毒其實是一個大型病毒家族,已知可引起感冒、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和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等嚴重疾病。所以,不管是2019-nCoV還是NCP,其中都帶有novel這個單詞。使用novel而非new,正是因為這次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是以前從未在人體中發現的新毒株。

        211日,在世界衛生組織舉辦的應對全球性傳染病的會議“全球研究與創新論壇”上,新冠肺炎正式定名為COVID-19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221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在國衛醫函(202070號通知

        http://www.nhc.gov.cn/xcs/zhengcwj/202002/6ed7614bc35244cab117d5a03c2b4861.shtml)中決定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英文名稱修訂為“COVID-19”,與世界衛生組織命名保持一致,中文名稱保持不變。此后,COVID-19這一名稱被廣泛接受,沿用至今。

         

        COVID-19命名的科學性


        為什么COVID-19這個縮略名稱能被各國廣泛接受?這絕不僅僅是因為這個名稱是世界衛生組織給出的,而是因為這個縮略的生成符合新詞產生與傳播的語言學規律。

        新型冠狀病毒的出現,給人類的健康帶來了極大的危險。為提高宣傳和研究的交流效率,所創造的名稱需要既能描述特點又便于指稱。名稱中所涵蓋的特點最好是本質性特征(essential features)或者說是定義性特征(defining features),可是新冠病毒在病理機制和傳播方式等方面的特征并不容易為人們所認識。正由于對新冠病毒的深入認識具有相當難度,認識過程復雜甚至有所反復,新冠病毒才讓人心生恐懼。為盡早給出名稱以便交流,明智之舉無疑是選擇最容易識別的外觀形狀特征來命名新病毒。

        冠狀病毒coronavirus”一詞正是從病毒形狀角度給出的。該詞由corona(冠狀)和virus(病毒)兩部分組成。其中,corona來源于拉丁語,拼寫和讀音上仍依稀可見與當代英語單詞crown(王冠、皇冠)的相似度,原指“王冠或花環(a crown, a garland)”,現指“冠狀物以及日冕(一種自然現象,日全食時可看到的太陽大氣的最外層)”。冠狀病毒是圓形的,周圍環繞著一圈突刺蛋白,像一頂王冠或者太陽的稀疏日冕。在國內,冠狀病毒以前也叫做“日冕病毒”。也許是由于人們對日冕不熟悉,而“冠狀”更容易讓人理解,“冠狀”的譯法才逐漸為人們所接受。

        從最初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到最終確定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顯微鏡下識別出病毒形狀并在名稱里用“冠狀”加以描述,這已然是認識上的一大進步。但是創造的名稱還需要便于指稱,在讀音上便于上口。而這正是世界衛生組織兩次命名過程中孜孜以求的。據麻省理工學院醫學相關網頁報道

        https://medical.mit.edu/COVID-19/feb2020-updates

        世界衛生組織官方推特上說,他們一直在尋求一個便于發音(pronounceable)的病毒名稱??s略簡寫是為了濃縮信息,便于發音,這于英漢語都是如此。在漢語中,“新冠”這一個嶄新的雙音詞簡縮自“新型”和“冠狀”,各取這兩個詞語的第一個字而成。COVID-19這一英語縮略詞中的COVI則分別截取自coronavirus單詞中coronavirus兩部分的頭部。而D來自disease這一單詞的首字母??梢圆孪?,這個D多半是出于發音方便的考慮而加上的;甚至可以說,名稱里帶上disease這個范疇詞,多多少少也是兼顧了能否縮略成詞這個因素。VI后面跟上D,就成了閉音節,此時I的發音比開音節更加方便。COVI以及D三部分組合在一起,成了一個acronym(縮略詞),在發音上與普通單詞類似,一般按音節發音。上文提到的NCP之所以沒有流行開來,其關鍵倒不是因為NCP的給出者并非國際衛生組織,而是因為NCP是一個initialism(首字母縮拼詞),只能按字母順序讀出。從便于發音的角度看,acronym明顯優于initialism,所以COVID-19淘汰NCP而最終勝出,也算是情理之中了。

        細心的讀者可能已經發現,原先的novel(新型)這一信息被舍棄了,這是因為新型與否在后續的“-19”中或多或少體現了。在COVID后面加上“-19”,增強了COVID的可別度,專指2019年發現的新冠病毒引起的疾病。2019被簡縮為19,19前面的連字符僅用于書面,不必讀出。如此一來,19只要讀成nineteen就可以了,COVID-19整體讀音也因此更加簡潔了。

        總之,世界衛生組織宣布的新名稱COVID-19”包含了冠狀病毒、出現年份等要素,而且容易拼讀,符合科學命名的原則和詞語縮略的語言學規律,所以很快贏得了世界各國人民的認可。

         

        污名化與合作抗疫


        在同一條官方推特中,世界衛生組織還指出,在尋找新名稱的過程中,他們努力避免與地名、動物名稱、個人或族類名稱關聯起來(did not refer to a geographical location, an animal, an individual, or [a] group of people),以增加疾病命名的客觀性和科學性。然而,眾所周知,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國外一些別有用心的政客不時使用“中國/武漢病毒”(the China/Chinese/Wuhan virus)和“中國/武漢肺炎”(the China/Wuhan pneumonia)等辱華名稱,其甩鍋中國的險惡用心昭然若揭。他們置世界衛生組織的命名建議于不顧,也不愿承認病毒首次發現地不等于病毒來源地這一簡單的科學事實,不努力聯合各國共同抗疫,卻竭盡全力借新冠肺炎疾病名稱對中國政府和人民肆意污名化(stigma,stigmatization)。

        命名即認識,COVID-19的命名體現了科學認識,而the China/Chinese/Wuhan virus的命名則完全是污名化的政治行為。早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初213日,有識之士Joshua Cohen就在福布斯網站專欄

        https://www.forbes.com/sites/joshuacohen/2020/02/13/covid-19-why-names-of-new-infectious-diseases-matter/)中發表“COVID-19

        為何新傳染病的命名至關重要”(COVID-19: Why Names Of New Infectious Diseases Matter)一文,力陳科學命名和避免污名化的重要性。47日,國際權威學術期刊Nature在官網(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1009-0)發布社論Stop the coronavirus stigma now(立刻停止新冠病毒污名化),承認曾將新冠病毒與中國、武漢相聯系的做法是錯誤的,愿為此承擔責任并道歉(had erroneously been associating the virus with Wuhan and with China in their news coverage— including Nature. That we did so was an error on our part, for which we take responsibility and apologize.)??墒?,以特朗普總統為首的美國聯邦政府不斷將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politicization),威脅暫停向世界衛生組織繳納會費,將總統選舉置于疫情防控之上,這無疑給全球抗疫形勢增加了諸多不確定因素。

        上世紀冷戰時期,世界各國共同努力,團結合作,最終成功消滅了天花病毒。這一次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在人類生命健康的層面上更是彰顯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正確性。世界各國各族人民同樣必須聯合起來,在疫情認知上堅守科學立場,在抗疫行動上堅持團結合作,堅持不懈,才能最終得以戰勝新冠病毒。

         

        (本文系浙江省教育科學規劃“疫情與教育”專項課題“綜合認知能力視角下英語疫情新聞的研讀與利用”(2020YQJY353)的階段性成果)

         

        點擊鏈接可進入鄭連忠博士個人主頁博客頁面:

        http://mypage.zjnu.edu.cn/zlz/zh_CN/article/127914/content/1184.htm

         


        疯狂赛车